首页 > 新闻速递

携一抹暖香,轻轻走过流年微凉

?挽一个斑斓的梦,与天然对话,与风月相依,居心谛听林中的鸟语,凝眸夕照的傍晚,感受那份灵魂的跃动,未尝不是一种无可比拟的快乐与激动?携一抹暖香,微微走过流年微凉,惟愿,今生,留下一些美妙,暖和凄凉;惟愿,今生,回眸处,绕指成香。  ----题记

?

喜爱这样的静好,听音乐若水,滑过苦衷微澜,氤氲淡泊

添油加醋的斑斓。那些哭过的、笑过的,都在一瞬间放逐成了云烟;那些梦过的、痛过的,亦在低眉间风干成了淡泊

添油加醋。总感觉,时间像一条河,我们就坐在岸上,看它无情地流过,不任何声响。一些经历过的人或事,即便那时轰轰烈烈,也会跟着这流过慢慢远去,慢慢恍惚。唯有用笔墨记录下来的货色,会穿梭时空,让你回到已经的任何一个时间、一个地点,让你记起已经的任何一句台词、一个欢笑。

?

喜爱这样的自己,危坐于年代的一隅,任思路飞花,左手影象,右手年光,淡笺素语,静书年光。捻一袭温婉,踏浪而歌,任苦衷于片片阙阙中次第怒放。喜爱这样的感觉,倒一壶往昔,与时间对饮,情随心动,流年,就在微笑里暗香盈袖。或者,天青色等烟雨,那情,那梦,总渗一缕淡淡的难过,然,难过若被明丽文雅安放,哪里不是轻舞霓裳的暖和?在笔墨中行走,品尝心之舞,情之殇,梦之斓,才感觉生命是如斯的斑斓,如斯的厚重。

?

梦的渡口,我用纤纤十指揽一缕月华,将万般牵念摇曳,风生水起处,谁的温柔散落了一地的忖量?谁的蜜意典藏了无声的笑颜?隔着月光水岸,谛听经年的脚步,片片阙阙,心香成瓣。吟一阙无际忖量,梦几回柔情深种,立尽一岸青灯古佛,望断一涯独倚栏杆,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本来,经年只是一梦,点点滴滴,都于暗香盈袖处,迷离成轻吟浅唱或刻骨铭心的念想。见与不见,又有甚么关系呢?念起,即是暖和。携一缕明丽放歌,挽一抹温柔微笑,本来,忖量能够如斯美妙;本来,时间,亦能够如斯嫣然。年代静好,尘缘若梦,梦若怒放,爱便倾城......  

?

良多时分,于一怀安谧中,轻数年代留下的点点滴滴,拂过心头的,不只仅是瓣瓣落红,更有珍藏的一抹厚重。经年之后,当所有的迷失都在心灵深处暗香盈袖,一种气息仍会在影象中不离不弃,好像素昧平生的繁荣,触手可及。时间,流年,一梦千寻......是谁说过,不恋尘凡浮华,不写尘凡纷扰,闲看花开,静待花落。倚楼听风,所有的山川浊音

清新,都在冷静中归纳成了尘凡静好,那些懵懵懂懂的过往,都跟着时间跌落在年代之水岸,只与梦无关。

?

一直置信,这世界上,有一种情感是能够沁骨的,无论走过若干沧桑,阅过若干风雨,仍然

依据会鲜活如初。那或者是“低到尘土里还要开出花来”的卑微,亦或者是“春照旧,人空瘦,泪痕红浥鲛绡透”的难过吧?低眉微笑的时间,总有清风明月于感喟间滑过,将一种过往积淀。或者,年代,本来就是一场擦肩,相守于尘凡,相忘于江湖,风尘俗世,谁能逃走患有尘缘必定?素年锦时,那些被流水滤过的时间,就在泪水与欢笑中悄然无痕,静静走远。

?

?

喜爱过平凡的日子,喜爱把所有的喜怒哀乐串成一串串笔墨风铃,挂在时间的门楣上,让眼珠里的笑和风铃一起脆响,一切不需要语言,浅笔静开,那些寻寻觅觅,就在点点墨香中盛放如兰。以一颗平常心,谛听风花雪月,剪一段柔嫩时间,种植心香。素年锦时,语做心,爱做帆,尘凡深处,我自清欢。携一抹暖香,微微走过流年微凉,惟愿,今生,留下一些美妙,暖和凄凉;惟愿,今生,回眸处,绕指成香。

?

卧龙亭